石头希迁禅师
2018-06-28 17:06

南岳石头希迁禅师,青原行思禅师之法嗣,端州高要(今广东省肇庆市)人,俗姓陈。大概是宿世修行的缘故,母亲自怀上他以后,即不喜欢荤腥;降生后,不哭不闹,从不给保母添麻烦。希迁自幼聪慧,七八岁时就萌发了出家的念头。他对乡民迷信鬼神、杀生祭祀的风气很不满,经常“往毁丛祠,夺牛而归。”
 
出家后,希迁禅师即前往曹溪亲近六祖,可惜的是,他还未来得及受具足戒,六祖就圆寂了。于是他禀六祖之遗命,前往江西青原山,投行思禅师。
 
希迁禅师初礼青原,行思和尚便问:“子何方来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曹溪。”
 
行思和尚又问:“将得甚么来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未到曹溪亦不失。”
 
行思和尚反问道:“若恁么,用去曹溪作甚么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若不到曹溪,怎知不失?”
 
接着,希迁禅师又问行思和尚:“曹溪大师还识和尚否?”
 
行思和尚道:“汝今识吾否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识又争能识得?”
 
行思和尚道:“众角虽多,一麟足矣(牛角、羊角等,世间上的角虽多,能得到麒麟的一角就够了)。”
 
希迁禅师又问:“和尚自离曹溪,甚么时至此间?”
 
行思和尚道:“我却知汝早晚离曹溪。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希迁不从曹溪来。”
 
行思和尚道:“我亦知汝去处也。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和尚幸是大人,莫造次(和尚幸是有道之人,说话不要这么轻率)。”
 
过了一些日子,行思和尚又重新问希迁禅师:“汝甚么处来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曹溪。”
 
行思和尚便举起手中的拂子,问:“曹溪还有这个么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非但曹溪,西天亦无。”
 
行思和尚问:“子莫曾到西天否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若到,即有也。”
 
行思和尚道:“未在,更道(你回答的不在理,再道一句)。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和尚也须道取一半,莫全靠学人。”
 
行思和尚道:“不辞向汝道,恐以后无人承当(我不是不想告诉你,只是担心,我若告诉了你,今后便没有人承担佛法了。佛法须是自悟始得,他人是他人的,终不关汝事)。”
 
说完,便命令希迁禅师前往南岳,给怀让和尚送信,并吩咐道:“汝达书了,速回。吾有个斧子,与汝住山。”
 
希迁禅师于是持书来到南丘。希迁禅师礼拜南岳和尚后,并没有把书信上呈给他,却问道:“不慕诸圣、不重已灵时如何?”
 
南岳和尚道:“子问太高生,何不向下问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宁可永劫受沉沦,不从诸圣求解脱。”
 
南岳和尚一听,知道希迁禅师已彻,便不再答话,径直回方丈室去了。
 
于是希迁禅师重新返回青原山。
 
行思和尚问:“子返何速?书信达否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书亦不通,信亦不达。去日蒙和尚许个斧子,只今便请。”
 
行思和尚坐在禅床上,当即垂下一足来。
 
希迁禅师一见,便叩头礼谢。
 
为了进一步勘验希迁禅师,一日,行思和尚又问希迁禅师:“有人道岭南有消息。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有人不道岭南有消息。”
 
行思和尚道:“若恁么,大藏、小藏从何而来?”
 
希迁禅师道:“尽从这里去。”
 
经过多次锤炼,这一次,行思和尚终于印可了他。
 
唐天宝初年(742),希迁禅师得法后,即离开青原前往南岳衡山南台寺。南台寺的东侧有一块巨石,状如莲台,希迁禅师乃结庵其上,开法化众。时人皆称之为“石头和尚”。
 
石头和尚曾有一段上堂法语,显示了他对南宗禅法的透彻把握。他说:“吾之法门,先佛传授。不论禅定精进,唯达佛之知见。即心即佛,心佛众生,菩提烦恼,名异体一。汝等当知,自己心灵,体离断常,性非垢净,湛然圆满,凡圣齐同,应用无方,离心意识。三界六道,唯自心现,水月镜像,岂有生灭?汝能知之,无所不备。”
 
在南岳弘法期间,希迁禅师除了日常接众之外,还作过一些文字著述,现存有《参同契》和《草庵歌》。
 
石头禅师圆寂于唐德宗贞元六年(790),春秋九十一岁。谥无际大师。
 
摘自《禅宗大德悟道因缘》

通讯地址: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南华禅寺 联系方式:0751-6501014(客堂)0751—6502258(信息部)
传真:0751-6502122 QQ群:69675032 88516084 75061289
Copyright (C)中国禅宗网 旧版 All Right Reserved 南华禅寺版权所有 ICP证粤A1-20100101 技术支持:凤星科技